星期一, 二月 10th, 2020

【第94期屋檐之下】相敬如宾的家人

自从父亲去世后,照顾继母的责任落在了志强和小涵兄妹身上。继母是在小涵母亲去世2年后嫁来,由于担心兄妹受委屈,因此父亲与继母一直没生孩子。

在办完父亲后事后,继母主动提出把现有的房子卖了,把钱分给两兄妹,而她将在兄妹的家各住半年,也获得大家的赞成。

小涵其实挺喜欢继母在的日子,不但原本杂乱的家变得井井有条,每天还有美味的晚餐等待着她。小涵对继母的依赖越来越重,当继母到哥哥家去时会感到不舍,甚至提出希望继母可以在她家住久一些,但继母总是婉拒。

继母的全部行李,只有一只老旧却保养得不错的手提皮箱。尽管家里有为她准备衣柜,但她除了会把容易皱的衣服挂起来之外,连常穿的衣物也是放在行李箱,好像随时拿起包就可以离开。每次离开时,她也不会遗留任何东西,连洗漱用具也一并带走。她睡过的卧室也收拾得整整齐齐,就像从来没住过人一样。

一直以来,小涵总想劝继母把行李箱的东西全拿出来放柜子里,但她又觉得要尊重继母的生活习惯,也就没有开口。

15年过去了,继母和小涵及志强一家人相敬如宾,从没有争吵。后来继母去世了,在丧礼期间,小涵到哥哥家小住几天,住的就是继母生前住过的房间。

小涵发现房间也是干干净净,找不出一丝继母住过的痕迹;在收拾继母的遗物时,才发现少得可怜。除了几件洗得发白的衣服、洗漱用具、常年带在身边的枕头,就只有一个用布包着的文件夹,其中有一张照片是小涵第一次看到。照片里的继母很年轻,头微歪,想靠到父亲肩上去,却又有些羞赧。

手提皮箱的内层有一行小字:给凤之。那是父亲的字,有一种年深日久的模糊。

小涵在收拾继母的遗物时,忍不住对哥哥说,继母也许从来没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。可是她突然想到,自己是否曾把继母当成一家人?兄妹俩永远对继母客客气气,继母也总是小心翼翼,生怕为兄妹俩带来麻烦,而这种相敬如宾的相处模式,正是把彼此距离拉远的原因。也许对继母而言,只有逝去的丈夫才是她的亲人,而那个行李箱是她小小的家。

小涵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,眼泪不停在流,并低低地念着:“妈,我们回家。”

小编说:
有时候,我们觉得同住一个屋檐下就是一家人,但心与心之间的距离,才是定义家人的指标。故事里的“继母”,可以换成我们的亲生父母、媳妇、兄弟姐妹等。如果您发现家人总是客客气气、小心翼翼、一回到家就躲进自己的房间,有可能是他们还未打开心房,但更有可能是我们用客气将他们拒之门外。


GET YOUR BEST DEAL RIGHT NOW

Far far away, behind the word mountains, far from the countries Vokalia...

Read More